北京二八

字号:

文军 用生命“探路”

2020年01月21日 来源:《三月风》2020年第1期

一段尚未结束的旅程,一条生命的逝去,一种共识的觉醒。文军用生命证实了无障碍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天堂没有高耸的台阶和不见底的深坑,愿你一路走好。

北京二八文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2BDF70CFF97E2A832406411C31330324_副本.jpg

文军 1972年出生,宁夏固原人,1997年8月因交通事故造成C水平脊髓损伤(不完全损伤),2006年创办北京截瘫者之家,多年来致力于帮助截瘫患者回归社会。2019年7月7日,因意外跌落,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

“7月7日晚,回酒店的路上,因无障碍路口被私家车占用,他不得不另寻他路,但不幸开着轮椅车头掉进了停车场的坑里,当时停车场没有任何的警戒标识。直到他被保安发现,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

北京二八当天,与文军同行的朋友证实了他去世的消息。次日,无数网友转发文军的死讯,朋友圈里自发形成了一场线上追悼会。悼念者中大多是受过文军帮助的伤友,还有一部分是媒体和公益人士。文军的死,成了那段时间公益圈最大的痛点。

文军生前的好友、同为截瘫者的权鹏说:“文军是替我们死的。”电影《77天》的女主原型蓝天也在文军死后的第二天开始联络多家媒体,希望这件事能被更广泛地报道,“不仅仅是因为一个生命的逝去,而是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每个轮椅使用者,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文军。”

相对于他们的冷静和客观,许多伤友开始诟病国内的无障碍北京二八,发出了类似于“所谓无障碍,从何谈起?”的诘问。因为文军走过的路,可能是他们正在走或者即将要走的。不难理解,他们在这场悲剧中很难保持理性。在有些人看来,文军之死颇具讽刺意味:一位无障碍出行的推动者,最终倒在了障碍重重的路上。

早在2006年和2008年,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均对无障碍环境作了规定;而2012年国务院发布实施的《无障碍环境北京二八条例》,从无障碍设施的北京二八、管理与法律责任等环节,也对无障碍环境作了详细规定。长久以来,我国在无障碍环境的北京二八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一些缺陷:中消协和中国残联在2017年的百城调研数据显示,我国无障碍设施整体普及率仅为40.6%,处于较低水准;而除普及率较低,还存在部分无障碍设施被占用、维护不到位、设计存在问题等情况。某种程度上,文军跌落致死,虽属极端个例,但也不过是墨菲定律的应验。

北京二八文军生前一直为了伤友能够出行的“一小步”奔走,最终倒在了这“一小步”上。从悲痛到反思,文军的死在让伤友们哀悼惋惜的同时,倘若能在国内无障碍推进的历史进程中起到些许作用,也算不负英雄应有的归处。

版权声明

  • 北京二八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京二八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京二八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北京二八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京二八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京二八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京二八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北京二八。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北京二八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